吳海峰:一輪初月挂梧桐

發布時間:2019-01-02 發布者: 編輯:陳愛華 浏覽次數:

吳海峰同學獲湖北省高校第34屆“一二·九”詩歌散文大賽特等獎

 

 近日,由共青团湖北省委、湖北省學生联合会主办,华中师范大学承办的湖北省高校第34届“一二·九”诗歌散文大赛圆满落幕。我校师范学院2016级汉语言文学本科班學生吴海峰荣获诗歌组的特等奖。

 “一二·九”原创诗歌散文大赛历史悠久,由知名专家、作家和诗人担任大赛评委,是湖北省颇具影响的文学类专业竞赛。我校學生吴海峰的原创诗歌作品《月色》(外四首)在包括武大、华师、华科等湖北省48所高校的共计1125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拔得诗歌组头筹,实为不易。

 据了解,作为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三學生,吴海峰结合所学专业特点、发挥自身特长,在大一就已担任我校明德诗社社长,兼任星空文学社副社长,并在任期内积极组织社团文化活动,协助师范学院组织了第三十八期明德讲坛、第三十九期磁湖大讲坛等文学讲座,在师范学院团总支书记周国春的指导下,参与相关的诗词文化研究项目,担任明德诗词文化培训中心负责人并入驻湖北理工学院创业楼;在大二期间加入黄石市作家协会,成为目前为止我市最年轻的地级市作协会员,也是唯一的學生会员,并受邀参加黄石市作协第五次代表大会及市文联副主席周承强的诗歌研讨会;在师范学院的支持下,独立策划了有来自武汉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等全国二十多所高校投稿的《明德诗刊》;大三期间,加入师范学院老师熊恺妮的科研项目。在诗歌创作方面,有着较为丰富的获奖经历:荣获第十一届黄石市高校征文大赛诗歌一等奖、《青春》杂志社2018七夕诗赛会第三名、第三届“青鸟杯”全国大學生诗词大赛一等奖、第三十四届湖北省一二九诗歌散文大赛特等奖、并入围第三十五届武汉大学樱花诗歌奖、第五届南京大学重唱诗歌奖等各级奖项、荣誉;同时也有文学作品发表于《长江诗歌》、《楚文艺》、《当代教育》、《青年作家》、《诗林》等省市级文学报刊。

(第十一屆黃石市高校征文大賽詩歌一等獎、《青春》雜志社2018七夕詩賽會第三名證書)

(發表作品包括封面、目錄)

 吳海峰坦言,作爲文學創作的初學者,寫詩一年多來,不斷進步成長,獲得第三十四屆湖北省一·二九詩歌散文大賽特等獎,實屬意外之喜。並借用著名作家白先勇老先生的當時如果有人告訴我喜馬拉雅山山頂有神醫,我也會攀爬上去乞求仙丹”這句話表露心志:行走在人間,努力去想象,用真情去完成生命。當然,充滿想象力的生活不是空想,不是躊躇滿志而不去踐行,而是不馳于空想,不骛于虛聲”即不辜負年華,腳踏山河,擺脫別人的期待,勇敢做自己。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出生于陽新縣的一個普通甚至貧困的農民家庭的吳海峰,雙親年邁且只有初中文化,同樣也殷切的抱有望子成龍的想法。在父母與鄰裏的期待、童年的物質匮乏與愛幻想的性格的中找到平衡,在《遊磁湖》中就有反映:

兒時的沈默寡言,守著廚房燃煤燒水

滲出而盈滿的情欲,是走失的兒童與燒幹的壺

長期以往,形成了一種審慎、悲憫的人生觀,課余間結伴同遊,駐足觀磁湖,吳海峰卻有這樣的描述:

暑氣尚未褪盡,去年冬天遺失的杯子

立在湖面,在岸邊,垂釣者聽魚

你聽被注滿氣泡的杯子

沿湖水流淌,又一次遁入厭食者的腹腔。

中國人自古有重人事的傳統,于此,積極的入世,卻不可避免的陷入人際的交往與紛擾中,迷茫與困頓表明了精神空虛,需要我們勤奮地耕耘精神的空白地。同時,也把成敗得失歸于天命,而在吳海峰的理解中,天命是種信仰,把人事比作迷霧,而信仰是破除迷霧的武器。就如他在《十一月二十六》寫道:

一些皮屑從指尖脫落,他想下一些雨

澆灌隔夜的歡愉,啜飲幾聲啼啭。

雨絲在碰地前,隨手折來枯枝,破開水簾。

水簾與迷霧同構,都是瑣碎的日常引起的,而寫作的經驗告訴我們,不是簡單的把日常還給日常,而是把日常比作紙張沈入水底,打撈的過程才是還給日常。在《月色》中,也借助此類的鏡面成相的手法:

被你眷戀的往事,誤做了一只山間的麋鹿

擡頭,月色落下。像一片葉子下墜

隨流水逝去,身體只不過是夢捏造的具象

但與《這是一首閨怨詩》相比,後者明顯更近了一步,在尋求突破與自我突破中,直言不諱與隱喻相結合:

日頭下墜,式微。手拽著絲巾更緊了一分

薄蟬還在晾曬,像夏夜的一場雪

爲了顯露它的骨骼和血管,

不惜把塞進藏衣櫃的暴露癖,重新掌控

雪片的力度。朝上的面孔

這是第幾次做著鏡面對稱的權衡

你微微抖動的絨毛,撩撥著焦渴的雲層

与此同时,在學生时代,我们的发声也会着一些“學生腔”,不仅包括自怨自艾,且带有青春写作的色彩。吴海峰自称他的诗绝大部分都属于情诗的范畴,既有“你微微抖動的絨毛,撩撥著焦渴的雲層”的燃欲,也有“蝴蝶涌向悬崖,雾岚缩回山谷,而你停在我指尖”的美腻,在“意、象、境”中构建他自己的写作体系。而染上这种“學生腔”,他给的建议是需要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再借鉴阅读获取知识积累,去感知生命意识以及物的美。如在《七月,赠c》:

初月挂在梧桐

生鏽的器皿留著表層的汗,你是一只蟬

細薄如故,薄如世間。

同樣難以辨認的靈魂駝著屍體過河

山谷斷絕,不會喚起山河無瑕的痛苦

(周承強的贈書)

最后,读吴海峰的诗告诉我们,學生时代要学会自动规避一些功利性,一些来自社会潜在束缚与生存意识的渲染。以他为例,身为學生,加入黄石市作协并受邀参加全市作协代表大会、前辈的作品研讨会,隐去觥筹交错,宾客散席间,依稀记得市文联副主席周承强握着他的手说了“我写诗比不过你,所以在诗歌方面你是我老师”这番话,见证了一名文人的胸怀与情怀,也收获了这份感动。(师范学院 供稿)